显然这个是被杨锋所收买的这是偷偷来见他了

分享到:
结果阿会喃一听,是心里直打鼓,心说这破事儿非要找我,结果人家都知道对方的身份了,你让自己怎么办?
 
    一想到办事不利的下场,阿会喃就哆嗦了一下,心说自己可不能害怕啊,一害怕,更是谈不拢了。
 
    结果之后,他是极力要求马超放人,但是马超可能听他的吗,阿会喃嘴都要磨破了,结果是一点儿用都没有。
 
   
 
    最后没办法,阿会喃也只好是放弃了,关键是他也算是看出来了,马超这个时候根本就不会放人,是油盐不进啊,自己有什么办法。只能是回去,如实禀报了,然后让孟获再另选高明吧,要不还能怎么样。
 
    所以最后他是直接和马超告辞了,“马将军,告辞!”
 
    马超点了点头,然后让士卒把阿会喃给送走,毕竟其人也是个洞主,以后还得靠着他们呢。他们都老实了,孟获实力也就削弱多了。
 
    阿会喃走后,陆逊一笑,“恭喜主公,这第一步已经是完成了!”
 
    “好!估计杨锋是要坐不住了吧,我倒是要看看他,到底如何?难道还指望着孟获,指望着他的话,还不如不指望!”
 
    说完之后,众人是哈哈大笑,可不是吗,就孟获那样儿的,真是不让人相信啊。
 
    -----------
 
 
第一八〇章 南蛮王找来杨锋
 
    其实在马超听到是杨锋来给孟获帮兵助阵来的时候,他心里就想到了,也许其人确实是能被己方所用。
 
    结果正巧崔安俘虏的是他儿子,还是唯一的独子,马超就更加确定如此了。
 
    想想也是,如果说这么好的机会,都把握不住的话,那也真是,实在是太浪费机会了。可以说那真是,白白浪费了如此的大好时机啊。在马超的想法中,显然这个机会还是稍纵即逝的,可以说是“过了这个村儿,就没这个店儿”了,那么自己不把握住的话,能行吗。
 
    也许给孟获他一个什么机会,他是把握不住,因为他可能连发现都不会发现。毕竟就凭借他那不到半吊子的谋略水平,还真是,你不能去指望着他什么,让他去如何如何。其实他不中己方的计,那就已经是好不错,好不错的了,还能要让他如何呢。
 
   
 
    别的不说,就是他的那一干属下吧,要说他们就不知道自己这个蛮王是个什么样儿的人吗?显然马超知道,这么些年了,他们还能不了解了?可是即便如此,孟获还是接二连三地中计,这说明了什么。
 
    这不止是,不仅仅是说其人谋略水平还不到半吊子,更是说明了他手下还不如孟获呢。所以孟获看不出来的东西,他们更是看不出来。而且假设。就算是他们能看得出来,可却没有人敢说什么,因为都了解自己大王啊。所以……
 
    而如今的情况,自己的所作所为,算是给孟获除了一个大难题。马超这时候心里暗笑,心说,不知阿会喃回了南蛮军大营后,要如何对他大王解释呢?
 
    孟获能放过他?也许吧,但是这事儿。谁知道了?毕竟自己可不是他孟获,自己也只能说,阿会喃确实是不一定会好就是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阿会喃从凉州军大营出来后。便垂头丧气地回了己方大营,结果进了大帐,把在凉州军大营的事儿,和孟获一说。孟获当然就发火儿了!
 
    “什么。此事没成?”
 
    他这时候狠狠一拍桌案,“阿会喃,你是干什么吃的?交给你这点儿小事儿都做不好?”
 
    阿会喃只能是战战兢兢的站着,如今他是连大气儿都不敢喘一下了,生怕被孟获给拖出去重打。这事儿又不是没有发生过,可自己却真是不想啊。自己不想步董荼那的后尘,董荼那是早死了,自己可还想好好活着呢。
 
    他只能是硬着头皮说道。“大,大王。这马,马超,他不干啊!”
 
    孟获一听,是再次一拍桌案,“他不干,你不会和他谈判?你平时不都挺能说的!”
 
    阿会喃闻言心说,自己能说?就算是再能,自己能比得过那狡猾的汉人吗?
 
   
 
    可这话他也不敢说啊,只能是听着自己蛮王说了,而他这时候只有沉默以对。阿会喃算是看出来了,自己这个时候要是再多说的话,为自己辩解的话,自己的后果虽说不至于是身死,但是绝对会被孟获命令他自己的士卒,把自己拖出去打。
 
    他孟获自己的人马可不管你是谁,管你是洞主还是什么首领,反正只要是孟获命令,说打谁,他们肯定就按照他的命令执行,这事儿他们做得还少了?
 
    听着孟获的话,阿会喃的汗是从额头到脸上,啪嗒啪嗒滴落了下来,看着好像是被热的。但是真正知道情况的人明白,这是他被吓的。不过虽说阿会喃是面无表情,脸色也没有苍白什么的,但是如今汗如雨下,就正代表着他内心的惧怕。
 
    他是真害怕孟获,而不是假的。要不怎么最后董荼那死了,他和金环三结也不敢说什么呢。哪怕他们认为好像有些蹊跷,但是后来,却是谁都不敢说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还不就是人家孟获的势力大、实力强吗,以前还有个阿会喃,所以三人加在一起,确实还算是能和孟获抗衡一下。可连阿会喃都已经身死,就凭他和金环三结两个人,确实已经不是孟获的对手了。就算是想和人家拼个鱼死网破都不行,最后要是如此的话,结果只有一个,那就是鱼是死了,但是人家网却是没有破。
 
    所以他也不敢怎么样,也不能,更是不会,所以孟获说什么,他就只能是眯着,听着,不敢再去反驳了。
 
    孟获说了几句之后,他是有些累了,不耐烦的对阿会喃摆了摆手,“滚吧,本王不想看见你!”
 
    “是!是!我这就滚,这就滚!”
 
    说着,阿会喃是赶紧逃出了大帐。还真是这样儿,就像后面有洪水猛兽一样儿,阿会喃是头也不回,就跑了出去。
 
   
 
    孟获看着马上便消失了的阿会喃,他心说,自己真就那么可怕不成?他们都如此怕自己了?
 
    孟获他自己其实还没有觉得自己如何,毕竟他认为自己所作所为,都是为了己方南蛮军这么一个整体着想。这杨锋可是己方的援军主力。一共才两个人,杨锋是其中一个,所以自己当然是要交好于他。
 
    可如今别说是怎么交好了。连他唯一的儿子,都被马超凉州军所擒,这让自己怎么办?真要是因为这事儿,让杨锋对自己心生不满的,可真就是坏了事儿了。
 
    所以孟获确实是够生气,心说这个阿会喃真是,“成事不足。败事有余”。要不是因为己方实在是没有什么人了,自己还真是不会让他去,董荼那都比他强。
 
    而一想起董荼那。孟获就在心里叹气,他是什么都不想说,只是在思考着杨锋儿子被俘虏的问题,到底要如何去解决好才行。
 
   
 
    可孟获还在为了杨锋儿子被俘虏的事儿头疼着。他却是不知道。阿会喃从他这儿走后,还没有多一会儿,杨锋那儿已经是知道了具体的情况。
 
    “洞主,有情况!”
 
    杨锋连忙是睁开眼,说道:“快,让人进来!”
 
    “是!”
 
    结果进来一个孟获手下的士卒,显然这个是被杨锋所收买的,这是偷偷来见他了。
 
    “见过洞主!”
    士卒把他所听到的,都给杨锋讲了一遍,当然他也不可能什么都听清楚了,也不可能什么都记得,但是不得不说,大致的东西,确实都是没有错的。
 
    结果杨锋一听,他一下就明白了,敢情孟获是派人去了,可结果呢,却是没能谈拢,阿会喃不是灰溜溜的回来了。唉,看来还真是“求人不如求己”啊,这事儿看来还得是靠自己才行。
 
    杨锋想到这儿,说道:“好,帮着本洞主时刻注意孟获大帐内的消息,少不得你的好处!”
 
    “是!”
 
    然后杨锋吩咐道:“来人,给他应该得的那一份!”
 
    有士卒把早已准备好了的东西,交给了这位出卖孟获的士卒,他拿起来后,满意地一笑。
 
    “多谢洞主!”
 
    杨锋点了点头,然后便让其走了。毕竟这人是孟获的士卒,所以根本不好在自己这儿待久。谁知道孟获是不是也在自己这儿安插了什么眼线,虽说对方是偷偷过来的,可难免会有疏漏啊。
 
   
 
    等人离开后,杨锋是愁眉不展的,确实,他不可能不担心自己儿子,他就那么一颗独苗,还能不上心。
 
    而且他确实是有些后悔了,早知道就不应该带着他来,结果怎么样儿,自己担心什么,就来什么了吧。
 
    就在杨锋想着这些的时候,有士卒来报:“报洞主,蛮王的士卒求见!”
 
    哦?杨锋一听,这个可不是刚才那个偷偷摸摸来自己这儿的人,而是孟获派人来找自己了。这是要做什么?是要让自己去他大帐,好告诉自己,自己儿子暂时是交换不回来了?
 
    “让人进来!”
 
    “是!”

欢迎转载北京赛车-北京赛车官网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北京赛车-北京赛车官网 » 显然这个是被杨锋所收买的这是偷偷来见他了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