孟优是离开了还没有待热乎的己方大营向了距离

分享到:
  可是杨锋不知道众人的想法,要不他肯定会大呼冤枉,该说了,这哪是老子想带这小子来啊?这要真是有个三长两短的,自己可不绝了后了。自己实在是没有办法啊,这小子非要来,自己还能怎么样儿?
 
    杨锋年近四旬的人了,他儿子也快二十岁了。而他和朵思大王。确实是都比孟获孟优兄弟年纪要大上不少,是属于南蛮的老牌势力了。
 
    在孟优来请他们出山的时候,朵思大王直接就带着两员将领和两万人马来了。至于说杨锋,他本来也想带着两个将领来,结果自己儿子知道他要和大汉凉州军作战,他是非要来,没办法,杨锋虽说这人脾气不好,但是对自己这么一颗独苗。也真是惯着不行,那真是捧着手里怕摔了,含在嘴中怕化了啊。宠溺得不行,所以拗不过他,只能是带他来了。
 
    要不你当杨锋这样儿的人,他敢带着他唯一的一颗独苗来战场。虽说他儿子本事还行。可谁不知道“强中更有强中手”啊。谁敢小看了汉人,至少杨锋肯定是不敢就是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不过显然这个误会已经是造成了,杨锋多少能感觉出来一些,但是他也没解释什么。
 
    众人如何想,只要不是不好的东西,那么就和他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。不过明显,孟获对杨锋的举动很满意。在他看来,杨锋虽说是和朵思大王一样儿。都带着两万人马来了,可人家还把自己的独苗给拉上了。这不就说明问题吗。
 
    这就说明杨锋是有信心啊,要不能如此?所以孟获一看杨锋如此,他心里高兴。所说自己和朵思大王以前算是认识,和杨锋不认识。但是很明显,认识的朵思大王,他不敢带着自己儿子来,但是人家杨锋敢。这就是实在的朋友啊,这就是患难见真情啊。
 
    孟获倒是想了不少,可要是让他知道了事实的话,不知道他会是什么精彩表情了。
 
    之后众人闲聊了几句,然后孟获是大摆宴席,招待众人。还别说,想让孟获摆宴,没有点儿情况,是肯定不行的。
 
   
 
    就说之前一直都败了,所以你就让孟获去摆宴,他也没有什么机会去啊。但是这次不一样儿了,哪怕之前确实是输惨了不假,可人家远道而来,来帮兵助阵,自己当然是要宴请众人,这样儿才对,自己不能太小气了,那样儿可不好。
 
    连祝融夫人都作陪,和众人一起时开怀畅饮,他们南蛮和汉人可不一样。汉人从来不会让女人上桌,但是南蛮的人,客人来了,主人的妻子热情招待,这才是给客人最大的面子,这南蛮的人都这样儿。
 
    众人是宾主尽欢,祝融夫人也算是看出来了,自己大王,确实是很多事日都没有这么开心了。也难怪,一直都是败,而且还被人给生擒了两次,要是能笑出来才怪了。只有在上一次小胜的时候,才算是真正笑了一会儿。只有也不是没有笑过,不过凭借祝融夫人对其的了解,还不知道吗,更多都是假的,敷衍而已。
 
   
 
    毕竟身为蛮王,南蛮军的首领,孟获要是一点儿都不对属下笑的话,很容易让人觉得是不是连自己大王都没有信心了。那样儿的话,时日久了,绝对要军心涣散的,到时候可就再也没有什么补救的办法了。
 
    不过显然,孟获的经验在那儿摆着呢,他知道什么才是能在自己属下面前表现出来的,而什么是绝对不能表露出来的。
 
    所以哪怕他如今手中的南蛮军,确实对凉州军闻风丧胆了不假,可却依旧还能挺着,这个也不得不说是和他孟获这个蛮王有关系。
 
    但是南蛮军如今还剩下的人马,绝对是已经变成了惊弓之鸟,就像陆逊对马超所说一样儿,只是孟获却是没有想到这个。而等他真正发现问题的时候,估计就已经晚了,毕竟就凭孟获那不到半吊子的谋略,还能指望着他什么呢。
 
   
 
    宴席完毕,孟获是对着众人说道:“如今咱们又超过了十万人。所以当然是要再次兵进禺同山,与凉州军一战!”
 
    众人齐声:“是!”
 
    而朵思大王和杨锋相互对视一眼,两人心中都说。看来孟获还真是心急啊。汉人不是有话吗,叫“心急吃不了热豆腐”,这到底能不胜了人家凉州军。
 
    说实话,朵思大王倒是没把马超凉州军太放在眼里,并且当时孟优去搬兵的时候,和他讲得很清楚。孟优说了,这凉州军能胜了己方。完全是靠着他们的阴谋诡计,论真实的实力,他们可是不如己方。
 
    而朵思大王因为对孟优的信任。和对马超凉州军的轻视,他还真是相信了这些。所以是马上就带兵和孟优还有杨锋一起来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至于说杨锋那边儿,孟优倒是没这么说,只是许诺给你其不少的东西。杨锋这才带兵来的。
 
    不过杨锋心里还真是没底。因为在他看来,自己从来没有和汉人的人马战斗过,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人家的对手。要说连那么厉害的孟获都输了,自己去就能胜利了?不过显然,他是明白,什么是“富贵险中求”,只要自己去了,最后是胜利是失败。不就都知道了吗。
 
    胜利的话,比什么都好。有孟获给自己的好处,有自己从凉州军那得到的好处,这自己就够了。至于败了的话,自己就赶紧撤退去,赶紧跑就行了。反正自己和他孟获也没有什么交情,虽说和孟优关系还算不错,可自己也算是仁至义尽了吧。
 
    再说了,他孟优是孟优,而孟获是孟获。自己是和孟优的关系不错,可不是和他孟获的关系好不是。
 
    所以带着如此的想法,杨锋便和他们一起来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就在朵思大王和杨锋来到孟获大营后的第二日,上午,孟获和众人,便带兵再次奔赴了禺同山。
 
    “报主公,孟获大军据此还有三十里,约有十万左右的人马!”
 
    马超一笑,“再探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探马退下后,他则对不远处的陆逊说道:“伯言,看来孟获的主力和援军已至,咱们的人马还好昨夜也已经是到了,要不还真是,不太容易对付孟获这么多人啊!”
 
    陆逊一笑:“主公,这孟获请了援军不假,可人一多了,未必就是什么好事儿啊。我看我军可以尝试着各个击破,主公意下如何?”
 
    马超闻言是点了点头,“好,一切就依伯言所言!”
 
   
 
    在马超看来,陆逊所说,确实是很有道理。其实孟获去差人搬兵,无非就是那么几个人而已,自己还是有信心对付的。
 
    异族终究是异族,他们没有一个真正的谋士,吃亏的肯定只能是他们。如果他们有了像样儿的谋士的话,自己就不会如此看待他们了,自己要是不重视起来的话,那都不可能。
 
    可是如今他们不是没有吗,没有的话,自己还能去如何重视呢。
 
    就算他们是老虎,也只是没了牙齿的老虎,而己方呢,却是有着牙齿的老虎,所以一比较起来,确实可以说是高下立判了。
 
    所以到底是孰强孰弱,明眼人一看就知道,自己不用再多想什么了。南蛮军,南蛮之事,孟获,自己一定要把他们都好好解决。
 
    想到此处,马超微微一笑,仿佛是看到了自己全部解决这些的那一日。
 
   
 
    孟获在距离马超凉州军五里的地方安营扎寨了,不是他不想再前进,而是觉得没有太大必要,这个距离,如今来说,也不能说太远,当然也不近,就算是差不多吧。
 
    毕竟你要距离近了,将近二十万人的战斗,都战斗不开啊。他之前可是从探马处得知,马超的援军也已经从成都赶到了,所以人家的人马未必就比自己少,应该说是差不多吧。
 
    而对此,孟获是没有意外,而也没有遗憾。对他来说,他是巴不得凉州军的人马和他差不多,要不对方人真要是少了的话,他认为别人该有说辞了,这自己胜利也是胜之不武,全靠着己方比人家多。
 
    要说孟获这么好面子的人,他是绝对不允许别人这么说的。所以在他看来,如今双方人马都差不多,那真是最好不过,这样一来,自己胜了,别人也就没有话说了不是。
 
   
 
    之后还有一更
 
 
第一七七章 南蛮再战禺同山
 
    所以如今的孟获,因为主力和援军到来,让他自信心有些膨胀,所以这个时候他就不怕马超凉州军人多,反而怕他们人少呢。
 
    就这样儿,孟获让人在距离凉州军大营五里外安营了,等安营扎寨后,在孟获的中军大帐中,只有他和孟优,兄弟两人。
 
    此时就听孟获说道:“孟优,你去把我的战书,送到凉州军大营,亲手交给那马超!”
 
    “是!兄长你就放心吧,这点儿小事儿,包在兄弟身上了!”
 
    “好,你去吧,你做事儿,我放心!”
 
    对于自己这个兄弟,虽说大脑转得不是那么快,但是怎么说呢,肯定是非常忠诚自己,而且也是自己可用可以信赖的人,这个却是半点儿都没错的。
 
   
 
    就这样儿,孟优是离开了还没有待热乎的己方大营,奔向了距离此地五里多的凉州军大营。
 
    本来像这样儿的差事,孟优是特别不喜欢,因为其人也是挺爱面子的这么一个,所以他一看到崔安和马超,就觉得脸上发烧,总也忘不了被崔安戏耍,被其人所羞辱的场面。而且孟优心里也清楚,估计自己早就变成凉州军他们的笑柄了,自己这面子往哪儿放啊!
 
    但是由于他从南蛮带来了五万自己兄长的人马,而且还让朵思大王和杨锋都带兵前来助阵,所以孟优确实也是很有信心。心说你马超凉州军不厉害吗,可如今己方又有过了十万的人马了,看你要如何。
 
    虽说孟优也不是说,这次一定就能完胜马超凉州军什么的。但是该有的信心,他却是一点儿都没少就是了。
 
    所以孟获让他带着战书去凉州军大营,他是一点儿都没推辞。然后就去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五里地的距离,孟优骑着快马。可以说一会儿就到了。
 
    在凉州军大营门口,他被截住了,几十弓箭手,齐刷刷对准了他各个部位。几乎连退路都给封住了,大营门口的守卫,更是用长枪枪尖,是指向了他。
 
    “什么人?来人止步!”
 
    孟优是赶紧用他那不怎么流利的汉话说道:“别,种手。我,使使着!”
 
    孟优是说,别动手啊,我是使者。别看孟优在战场上,说话好像还行,不过分情况,有的话说得算是流利,而有的真不行。
 
    结果凉州军士虽说是没有听得太清楚,但是他干什么来了,他们差不多都知道了。而且有人记性好。看出来了,心说这不是那个福达将军的乖孙子吗,他怎么来了?

欢迎转载北京赛车-北京赛车官网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北京赛车-北京赛车官网 » 孟优是离开了还没有待热乎的己方大营向了距离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